自笔者起来死望着显示器右下方的qqLogo,小编从网吧的案子上醒来

文/专三千

二遍宿舍作者就展开了微型Computer。

1

笔者从网吧的桌上醒来,Computer荧屏还亮着,显示屏上是前晚的游玩页面,右下角展现着岁月,6:00。

自笔者不菲地砸了刹那间案子:“他娘的,熬了少年老成晚间只怕起早了!”

说罢自家把口袋里的准考证掘出来,意气风发边撕,生机勃勃边走向厕所。厕所天花板的水管因为漏水,顺下了一条长长的钟乳石。

自家看了一眼周边,发掘没纸,只可以望向手里撕了二分一的准考证······

网吧门口,晨练的伯公在树底下练太极,看本身走过来不停地方头:“这个时候头,难得有青年出来晨练!”

本人没在乎,自顾自地往前走,乍然,老小叔在树下结霜之处摔了豆蔻年华跤,“哎呦哎呦”叫唤起来。可作者依然麻木,继续往前走,老伯伯的惨叫声慢慢消失。

不是自个儿不热情,换别的时候小编肯定上去扶他,但明日不行,因为今日本人割舍了具有,作者割舍了考研,甩掉了挣扎,笔者遗弃了本身,当然也会扬弃别的人。

从二零一八年这时决定考研,作者人五人六起早摸黑;笔者全日抱怨教室苦闷;俺刷完一张模拟卷仅仅是为着获取观念安慰;作者和班上的学霸混在一块儿,感到温馨也能形成学霸。

身边全部的人都说自家:

四千那样努力,估算是要考浙大呢。

三千都考不上的话班上价值评估没人能考上吧。

四千大致正是大家这群人里面包车型客车河鲶啊,让大家不能够放松。

······

是的,他们都如此夸笔者,可是小编通晓自身在教室里都干了哪些,小编不独有带开始机,我还背着移动电源;模拟卷作者刷了累累,未有一张认真对过答案;学霸在看书,小编在发呆。小编浓郁地领悟,作者所做的百分百仅仅是为了让协和看起来像一个在用力策画考研的人。

自身尽力地球表面演,骗过了全体人,包蕴自家本人。

而是在明天早上,小编怕了,笔者带着准考证逃离了宿舍,作者报告室友们本人要找叁个离考试的场所近之处备考。然后,笔者来了网吧,上了二个彻夜。接着小编上洗手间,用准考证擦屁股,然后计划去吃早饭。

天桥下有个流浪汉裹在厚厚的棉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里,嘴巴鼻子呼着白气,热心地跟自身打招呼。小编视若无睹,继续朝前。终于,后面有一家繁荣富强的包子铺,作者搓了搓手,加速了脚步。

包子铺前排了一条十七位的队,笔者缩着脖子排在最终,屋里挂着一个钟,下边展现8:23,我不知晓本身走了多长期,看来是挺远的。

等轮到作者的时候,笔者大喊:“CEO,来三个。”

意气风发屉包子刚好卖光了,总总经理笑颜相迎:“小哥,等个九秒钟,下风流倜傥屉就好了。”

本身点点头,拿起手提式无线电电话机,排山倒海的新闻都以在问:“考试要开头了您在何处呢?”

自笔者皱着眉头把手提式有线电话机关机塞进口袋,CEO把七个馒头装好递过来。小编付了钱,转身要走,风姿洒脱阵天气伴着黑影朝作者袭来,没等抬头看,小编已经错失了知觉······

“要开黑啊。”
毛利桑抓住床边的栏杆,掀开身上的被子风姿浪漫使劲坐了四起,看架势只等自家一句”ok”就计划穿裤子下床。

2

自个儿从网吧的台子上醒来,计算机显示器还亮着,显示屏上是明早的玩耍页面,右下角呈现时间,6:00。

自身大多地砸了须臾间台子:“他娘的,熬了风流罗曼蒂克晚上还是起早了。”

说罢作者把口袋里的博士考试准考证掘出来,正盘算撕,脑子陡然清醒过来。

本身摸了摸本人的后脑勺,依稀记得小编分明被空气调节器外机砸中了,怎么又回去了早上?

自己晃晃脑袋,估摸是幻想了。小编把准考证撕了,走进厕所。依然是不停地滴水,厕所里没纸,路边晨练的父辈摔倒,流浪汉向作者打招呼。

本身越走越认为难堪,直到作者走到包子铺前,发掘这里排着的队和回忆里相似的人头,同样的队形。作者走过去排队,看见包子铺里的钟,8:23。轮到小编的时候,那黄金时代屉包子又恰好卖完了。

业主一脸笑容对自个儿说:“小哥,等个五秒钟,下生机勃勃屉就好了。”

本身点点头,又想起被中央空调外机砸中的画面,避防万意气风发,我往右挪了几许步,这几个职位外机肯定砸不到了。

包子铺高管拎着八个包子走到作者边上递给小编,作者接过,付了钱希图要走,风姿洒脱辆车呼啸着撞向花坛,前轮飞出,重重地砸在本人身上······

“不玩,有事。”

3

本身从网吧的桌上醒来,计算机显示器还亮着,荧屏上还是是明儿早上的玩乐页面,右下角展现时间,6:00。

本身不菲地砸了弹指间桌子:“他娘的,熬了生机勃勃早上······咦,怎么又回到了网吧?”

自个儿还领悟地记得被空气调节器外机砸死和被小车轮胎撞死的进程,笔者未曾撕准考证,也未有去上厕所,小编就坐在座位上考虑。难道,我不能够走出这几个网吧?

自己说了算做个试验,呆在网吧不出来,小编就不相信了还有人能把网吧炸了不成。

本人戴起动圈耳机继续玩游戏,可是咕噜咕噜叫的肚子让本身昏头昏脑,作者只可以让网管给笔者泡了风华正茂桶快熟面,顺便拿了两包辣条。

娱乐就是首要时候,只剩余最终一人,作者已经看见了她隐敝的草丛,小编张开四倍镜,胜利前一刻先往嘴里塞了根辣条,叼着它,右臂按下鼠标左键,吃鸡在望!

“耶!呃——”。

本人豆蔻梢头激动,辣条直直滑进了喉腔里,堵在呼吸系统上,作者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瞟了一眼显示屏右下方,8:30。

“哦。”  他失望地把脸转向墙壁,初叶玩手提式有线电话机。

4

小编又从网吧的桌子的上面醒来,计算机显示器还亮着,显示屏上还是是今儿晚上的娱乐页面,右下角呈现时间,6:00。

本人操起桌上的键盘就砸:“让自家死!别折磨笔者了!”

网吧多少个保卫安全围了还原,把自家拖到门口扔了出来。妈的,作者一定得搞精晓那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从未其余措施。

本人毫无目标地往前走,又遭受了晨练的老曾祖父,作者放慢了脚步,想过去扶生机勃勃把,可转念后生可畏想,他就如游戏里的NPC,笔者救了她,下个循环他长期以来摔。

自己透过天桥,桥的底部下的浪人朝作者打招呼,作者自动忽视,可是她猛然又说了一句:“第一次跟你打招呼了,还不理笔者?”

自己愣在原地,这厮,他记得自身?

本人激动地跑到他前面:“你······你怎么掌握?”

她拍了拍服装上的霜:“因为本人和您同豆蔻梢头,被放流了。”

本身一脸懵逼:“啥,被下放了?那那是何等地方?小编又没干违背纪律的事,为何放逐自个儿?”

他笑了笑:“那几个空间叫‘自弃’,未有哪个人放逐你,是您自个儿放逐了团结。若是自个儿没猜错的话,你势必放任了某件特别首要的事,对吗?”

自家摸了摸口袋里的准考证:“是的,笔者前几日本来有生机勃勃件极其重要性的事······请问,小编怎么着本事逃出这几个轮回呢?”

流浪汉搓搓手:“去做完你该做的事,还应该有······”

她尚未说罢,天桥的上面砸下去贰个护栏,作者再也一命归天,作者晓得是时间到了,8:30。

本人没技艺理他,急忙地拨号上网,张开QQ,在一长串的维系人中找到三个柴犬头像,它紧闭着重睛,疑似在冥想。

5

本人从网吧里醒来,激动得无法本身,真相终于水落石出了。笔者老是都死在8:30,是因为十一分时间本身应该出现在考研的考试的地点,只要自身从未到考试的地方,就可以被视为放任。

于是本身抓起手上的准考证,冲出网吧。照旧有晨练的长者跌倒,因为焦急去考试的场面笔者反而加紧了步子。

早餐也不吃了,在表哥大上找周围的快车。可是不晓得为何,无论本身怎么操作都周围都未曾后生可畏辆车。

考试之处在一中,离这里比较远,跑步过去向来不如。作者急得团团转,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找这段日子的公共交通站台,公共交通车7:00才通车,作者还得转另五只。

7:15笔者好不轻松上了第生龙活虎班公共交通车,可是在品级二辆公共交通车的时候,小编就被生龙活虎辆蹿到中国人民银行道的汽车碾死了,作者驾驭,8:30又到了。

“在吗?”

6

笔者从网吧醒来,我很后悔前后生可畏晚未有找二个离考点近的网吧,以往自己想去考试的地点差十分少不容许。正当本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小编留意到酒吧台的网管,灵机一动。

笔者问她:“请问您有电火车吗?”

网管警惕地望着作者:“怎么?”

本身谄媚地协商:“哥,是那般的,小编以后有大器晚成件性命攸关的专门的工作想找你借车。”

网管挥了挥手:“滚,你那嬉皮笑貌的轨范,还性命攸关。”

又二个深夜

自家谄媚地对网管说:“哥,笔者这事······”

网管:“滚。”

又二个早晨

笔者走到网管旁边:“哥,作者实际是不能,您那电高铁······”

第n个早上

自己走到吧台,对网管说:“四弟,笔者有一点急事,你那电火车笔者八千元钱买了。”

网管眼睛都亮了:“能够啊兄弟!钥匙在这里,车在楼下,天青这辆正是。”

本人给网管转完钱,下楼找车,在楼梯口找到生龙活虎辆各种部位绑满灰褐胶带的电火车,依稀可以识别出,那辆电火车的原漆是新民主主义革命。

本身展开手提式有线电话机导航,踏上电火车出发。冬天的上午,骑着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的电高铁,鼻涕被冻在上嘴唇,八个耳朵基本失去了神志。

任何时候着离考试的地点更加的近,我渐渐哼起了小调,不过还一直不到自身唱完大器晚成首歌的大运,车依旧没电了!

间隔考试的场合还可能有3.8英里,而近些日子曾经8:12了。不管了,小编把电轻轨停在马路上发轫狂奔。在刚看见一中山学院门的时候,我大器晚成脚踏空,掉进了并未井盖的下水道。

发完那句音讯,笔者起来死瞧着荧屏右下方的qqLogo。

7

本身从网吧醒来,明日笔者不想折腾了,作者想冷静一下。于是小编走出网吧,遭逢了晨练的父辈。

他又踩在冰冻的本地上摔倒了,我想着明天左右不赶时间,干脆做件好事呢。小编走过去,把老伯扶起来。

大叔拍拍自个儿的肩部:“像你那样的青少年非常少了,起得早,心地善良。”

本人寄颜无所地低下头,他又说:“小朋友,带手机了吗?借本身打个电话呗,作者得去诊所拍个片子。”

自家递入手提式有线电话机,大伯给她的外甥打了个电话,他住的地点离那非常近,几分钟后他外甥就过来了。

自个儿随口问了一句:“五叔,你们去哪个医院啊?”

父辈:“人民医院,怎么了,你要去哪个地方?”

小编:“作者得去一中。”

公公把车门展开:“快上来,顺道。”

作者上了车,小叔对她孙子说:“先去一中吧,作者那不碍事,去了诊所做X光也得排队。”

那三回,作者到底在8:30事先达到了考点。

自家满脑子都以对健康生活的希望,作者终于不用每间距七个半钟头就花样死一次了。

开考铃声在8:30有效期响起,笔者坐在座位上逢凶化吉,笔者感动得两腿不停地抖。全场考试作者从没认真看三个标题,作者只想着时间快点过去。胡乱填完答题卡,笔者看着墙上的电子表发呆。

试验完成铃声响起,作者感动地往外冲,却被近来还尚无起身的同桌绊倒,脑门砸在地上,近年来生龙活虎黑。

五秒钟后柴犬头像初步闪烁。

8

自己从网吧醒来,小编很恼火。笔者冲出网吧径直来到天桥下,流浪汉笑嘻嘻地朝作者打招呼:“嗨,你又来啦。”

自笔者捡起地上的易拉罐往她头上砸:“你玩作者?”

流浪汉麻利躲开,冷静地说:“小编怎么玩你了?”

自己大吼:“作者去参与考试了,可为何还在循环?”

流浪汉:“上次小编话尚未曾讲完你就循环了。是如此,你不但要去做完你该做的事,何况要认真地做,从前您早晚敷衍了。”

本身傻眼,松手了手持的拳头:“呃······我的确不走心。然则,为啥作者任何的都记念很精通,却忘记试卷的开始和结果?”

流浪汉拍拍作者的双肩:“小子,那是放逐啊,又不是方便人民群众,那是您要去做到的事,在你成功早前你都记不住它,假设您能记住,表达您逃离这么些空间了。加油吧,希望您能不辱义务。”

原来这样!我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本身和流浪汉坐在天桥下聊了五个钟头。直到8:25,小编脱掉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爬上栏杆,纵身跃出,体验了意气风发把全裸跳桥轻生。

“稍等。”

9

自个儿从网吧醒来,未有看显示屏也绝非上厕所。笔者走出网吧扶起了老曾祖父,他外甥把自家送到考试的场馆。

自家努力完毕了第一门考试,每生机勃勃题小编都认真审题,可是出于复习希图干活不足,依旧有成千上万主题材料不会。

先是门考试甘休,笔者平安,第二门考试达成,照旧符合规律。

终于到了最终一门考试,谈起笔要回应的时候,作者顿然犹豫了。笔者掌握,只要认真答完那张试卷,作者就足以回来符合规律的活着,再也不用循环过那八个半钟头,循环这一天,也许这两日。

死了那么多次,作者Infiniti制时间待平常的生活,笔者想逃离“自弃”,我想废除循环。但还要,笔者想到了另多少个难题,它让本身以为,那也许是一个契机。

若果本人就那样做完试卷,生活会马上复苏不奇怪,可自己自然考不上学士了。经历了那么数十次毙命,这早就不再是本人想要的结果,以往自己抱有Infiniti的岁月,笔者能够动用无限的时辰温习,等计划充裕了再来。

自家坚决了信心,便把笔放下,趴在桌上卓绝睡了一觉,这意气风发醒来,笔者就要初叶努力了。

这正是说“多”天的话,那是本人第贰遍笑着面临长逝。

自身起来在互联网上索求考研的资料,小编给和煦做了详尽的配备,政治、葡萄牙共和国(República Portuguesa)语、专门的学问基础、专门的学业综合,每一门都安顿好了时光。

天天上午豆蔻梢头醒来小编就背单词记知识点,一贯到8:30猝死在Computer前。醒来今后又接着早先,如此周而复始,小编早就淡忘了光阴,忘记了循环的次数。

“好的,等你。”

10

自个儿从网吧的桌上醒来,计算机荧屏还亮着,显示器上是明晚的玩乐页面,右下角展现时间,6:00。

自身不菲地砸了大器晚成晃桌子:“他娘的,终于准备丰富了!”

本人决定下一次就上考点,此次小编要先去见见流浪汉。作者走到天桥下,发掘流浪汉穿了生龙活虎件干净的衣服,他临近驾驭自家要复苏似的。

她问笔者:“策动好了?”

本身点点头:“嗯,前天就去考。”

他点点头,跟自己聊到闲天,大家坐在天桥的栏杆上,望着防城港从西部升起,染红了二个全新的清早。

自个儿关掉对话框,看见桌面上樱草黄的LLogo。

11

自笔者从网吧的案子上醒来,Computer荧屏还亮着,显示器上是今早的游乐页面,右下角展现时间“6:00”。

自己无数地砸了一下台子:“出发!”

小编熟稔地扶起晨练的老人家,他外甥开车送本身到考点。那是自家第一回充满自信地进考试的场馆,作者好像自带《颖悟绝人》中国首富马化腾的bgm。

笔者很顺遂地产生了全体考试,恐慌地守候最后一门考试截止的铃声。

铃声响起,作者闭着双目坐在座位上严守原地。什么都不曾发出,小编望着体育场所后面包车型地铁机械钟,时间还在蹉跎,一切都在继续,作者得了了循环,逃离了“自弃”空间。

考试之处外,与自个儿在同多少个考区的学霸看见了自作者,拍拍笔者的肩头:“兄弟,如何,有把握吗?”

本人望着熟稔又素不相识的他,坚定地方点头:“兄弟,和您混了那么久不可能白混啊,跟你同样,有把握!”

学霸点点头:“中午海大学家一同聚七个,考研近来我们都绷得有条有理的,该放松一下了。”

本人民代表大会笑:“哈哈,必得聚,顺便也是个告辞呢,和你们待一块儿的小日子我收获了不菲。”

豆蔻梢头阵笑声中,作者回忆起最后一次巡回前,在火红的朝日下,和流浪汉的对话——

“你去考试呢,小编也打算走了。”

“你要去哪?”

“去看激情医生。”

“啊?你不是NPC吗?”

“傻小子,NPC哪有纪念啊,小编和您相似,都以被困在这里处的。小编事先在乎气风发所商量院当护理工人,天天照应三个例外病者。作者要好得了重度恐怖症,却平昔不肯医疗,后来自己的心气传染了伤者,就被下放了。”

“那……那作者能为您做点什么吧?终究是你救了自身。”

“作者未曾救你,你还记得那一个地点的名字啊?”

“记得,叫‘自弃’。”

“所以啊,被自身吐弃的人,也就独有协和能救和睦。”

自己点点头,看来他也找到了自救的法子。

明天快要考研了,绝不舍弃正是——勇敢面对的人就要铜川夜party上纵情的欢畅,怯懦者只好在‘自弃’中非常循环。

红艳艳的朝日下,作者朝着天桥下匆忙赶路的考生大喊,也是给协和欢娱:

“加油——!”


自己是专四千

一个粗糙的人

呵呵,玩什么LOL,我只是要拯救世界的女婿。

明日深夜作者在网吧包夜。连跪。作者心境很爆炸,意识都不怎么模糊了。就在本身起身策画去洗手间洗脸的须臾间,QQ上赫然有人抖了笔者弹指间。

作者看了一眼,是个不认得的柴犬头像。

开采对话框,第一句话就让作者醒来了。

“对那么些污染的世界到底了吧?”

哈哈,大半夜俺忍不住笑出了声。

陪她玩玩。

“是呀,那样的社会风气,早就经厌烦了吗。只是,未有生龙活虎并并肩战役的伴儿,笔者的心,也只能一丢丢陷入了。”小编千方百计,努力让本人和柴犬君的作风保持风流浪漫致。

“是啊?没悟出你早原来就有了那般的清醒,那么,你怕死吗?”

“死?小编当然怕。可是,比一命归西更让本身恐惧的是就好像此无所作为地在这里个污染的世界上苟活着,小编想要见到那个诚然美好的社会风气,哪怕独有意气风发秒,小编也愿意用生命去不关痛痒争。”作者操,小编真牛逼,能写出那样的话笔者怎么不去写轻小说。

“你的话实在太令人激动了,王桑!我调节唤醒你的力量,一齐抢救这些世界呢。筹划好,早前倒数了啊,3
,2,1。 “

王桑???为何忽地之间要用这么日系的诀窍来称呼我?还会有,倒数是什么鬼?那四个数字你特么是还要发过来的呦。小编心中疯狂作弄,但精神分裂症依然让自个儿情不自禁望着显示器尾数了四起。

3。

2。

1。

啪,计算机黑屏了。

”网管,Computer坏了。” 作者大声呼叫。

网管揉着惺忪的睡眼渐渐走过来,一脸的慢性,大早上的吵醒他自己也感觉多少倒霉意思,那破Computer。

还未有等他走到本身的微管理器面前,整个网吧还醒着的人都从头召唤了。

“网管,这里。”

“操,老子刚推上高地。”

“黑屏啦 ,网管。”

方圆的计算机屏和本身的均等都黑了。停电了吗?不对,网吧的灯还亮着啊。什么情状啊?

“不行,开不开。”网管在笔者的对讲机旁拾掇了半天,又跑去试旁边的电话机了。

对了,这几个柴犬头像的东西,好像小编听她的倒数完事后计算机就炸了,妈的不会是他发了如何病毒把网吧的微型计算机全搞坏了吗,谈起来本人的好友中间好像从没此人吧。可是思量又以为不太只怕,跟本人聊几句天就能够把三个网吧弄瘫痪了?有这种技艺他大早上不睡觉跑来搞小编图什么?

“不佳意思阿各位,系统好像出了点难题,请到酒吧台这里退票
,本网吧将提供免费的饮品作为补充。”

喇叭上的声响刚说罢,大约全网吧的人都站起来往门口的酒吧台走去。笔者一只跟着她们排队退票后生可畏边用手提式有线电话机登上QQ,辛亏那多少个柴犬头像还亮着。

“是您干的吗?”

“不,王桑,这是您自身的工夫,和本身非亲非故。怎么着,是不是被本人的力量振撼到了?”

“?”看来确实跟那货有涉及,作者强忍着扣了个问号过去。

“还不懂吗?简单的讲,你有所的手艺正是在必然限定内使周边全数的电子器械失效。”

那尼玛什么狗屁设定啊,这种工夫除了能让网吧停业顺便帮作者戒掉自闭症他妈的有何样用?啊对了本身要真有那力量是还是不是几近些日子就能够搭乘飞机去美利哥把哪些机械战警、钢铁侠全做了,让老外也见识一下国产一流铁汉那什么样呃电子器材杀手的决心呢?还会有小编拿着的手提式有线电话机不也是聊天工具?怎么仍可以使呢?Computer技术好也无法把本身当弱智儿童吧,呵呵。

就在自己图谋把地点这段话输入手提式有线电话机的时候,柴犬君的音讯又东山复起了。

“抱歉对你利用了读心术,你想说的话笔者后生可畏度知晓了,看来王桑你的怨念很深啊,真拿你不能呀,难道你还并未有发觉到协调的刚劲吗?其余告诉你那么些力量对笔者统筹的电子产品是低效的,是还是不是很人性化的设定呢?”

怎么回事,小编现身幻觉了?

读心术?

自身抬起头看了看相近,好两个人拿着协调的无绳电话机不停地按着开机按键,有几天性急的小哥已经初阶抠电瓶了。网管坐在酒吧台上对着黑乎乎的显示器一脸茫然,看来票也迫于退了。

真是我干的啊?不,不容许。

尽管如此在内心这样劝着协调自己可能尽早把手提式有线话机装进兜里,不可能让她们发觉笔者的奇特。今儿早晨上不契合上网,宿舍楼那会儿也关门了,作者或许找个地点去睡一觉吗。

自个儿从部队里出来,往网吧门口走去,推开门时自身听到嘈杂的对话声中响起这样三个动静。

“是否外星人干的哎?据悉fuv,啊不是,ufo会影响到附近遭遇的磁场。”

沉默数秒后网吧里响起生机勃勃阵笑声,有多少个犯上作乱的东西依然在背后大声击掌。

自家回头生龙活虎看,是八个染着炫耀金发的社会小哥。多么可爱的小哥啊,愿外星人赐你超才具,让您统治理和改编个银系。

早晨自身在全校左近的一家小饭店里醒来,揉揉眼睛回看起了明早时有产生的事务。

哎,以往无法再包夜熬通宵了,精气神压力太大都现身幻觉了。

看了看手提式有线电话机,12点40了,刚好去吃个中饭,顺便去上课,早晨是老焦的课,测度要点名。

自家洗漱完收拾好东西准备走出去,刚美观见了墙角桌子的上面的TV,乍然想起了前晚柴犬君的话。

高度按下电视右下角的开关,荧屏开头逐步变亮,然后出现了大片的雪花。

果然只是幻觉。

本人正要关闭TV,荧屏上的冰雪猝然未有了,TV里无胫而行呲呲的鸣响,然后开始再三的闪光,几秒后荧屏上光泽熄灭了。

完了,弄坏了。笔者先是个观念正是这么,开玩笑作者怎么或然赔的起意气风发台TV。算了,不退房了,跑啊。

但如此走也太亏损,说不定他们家TV本来正是坏的,对了,说不定是因为特别。

自笔者怀着恐慌的心绪走到前台退房。

“检查结束,寻常。”

楼上检查房间的大婶声音从对讲机里面传出去。

nice!TV果然没坏!

等等,那不就代表……

本人的超技艺是真的!

自身特么有超手艺了!

本人疯了一直以来攥着前台退的押金往高校门口冲去。